冬秋之交的自意

2016-11-14 11:53 | 文/东湖聚李胤德 | 4876次阅读 | 相关文章

秋风凋敝,稀疏秋叶,萧条草木,地上编织的叶毯,与镶嵌萎落的花瓣一起,在冷落和荒凉中,相互厮帮,周旋于风的随意。而那些,婆娑呕吟感伤的声音,且夹杂着冬天的步跫。而那步,又似乎是特意来祭典一个季节的没落。

秋落,真没有夕阳殷红那么养眼。秋尽,唯有一抹霜的清冷。十月的菊花,也只为秋逝而开,仅仅是祭堂里的摆花。寒气的风嘲,沾着冬的来势,冷了秋的最后。然而,秋熟人意,果香结缘,可算是给秋墨找到了一阕祭词。其实,春夏真的要感激秋的情怀,那一花奔果的归宿,倘若没有秋的容待,怎能成熟,何以飘香。故说,秋虽逝,其魂可念。

冬天的冷意,倘若无法颠覆秋愁,那么秋水长天的柔情,及其撒落在枫叶上的红魂,秋雨染风的清凉,依窗望月的相思,春夏灾爱的惆怅,孤影独遣的长吟,只能在小炉煮绿蚁中浓重,在一盅酒醉里过冬。

此刻,我在秋凉至冬的冷亭中徘徊,试图寻找出对秋的安慰和走冬的悦情,让季节的交替没有纠结,一路向好。

冬天,也许是一个美妙的季节。芦草枯黄添江色,栗身寒步走风程,春夏情怀入被袄,城乡开炉度寒冬,让你再次感受一番冬情,体验一度寒象。寒容冰晶向阳,江河水气生丝,农家餐炊吐烟,涧峪白雾勾云,让你在烟雾里赏景色,观生灵,听风音,入目触耳一览朦胧隐现的生态离奇。雪撒飞花翩舞,梅点红烛辉白,树挂凝晶亮银,寒风走乡入城,雪皑皑,风啸啸,音长长,让你重新领略一空一地的冰清玉洁。而这些,无疑是诗词人的诗词,一首冰清朦胧的诗,亦无疑是画家人的水墨,寒骨丹青。

冬天,也许是一个坚志的季节。以梅花风骨激昂来励志,用凛然不屈的豪气,坦荡冬天,那三九严寒又有何惧;以梅花香飘云天外来梦想,用昂首怒放花万朵的气势,豪迈冬天,那千里冰霜又有何惧。若能以此明心,那秋来的心绪,一定不会恍惚,那向冬的梦想,一定不会渺茫。“寒雪梅中尽,春风柳上归”的画意,必然会渐渐地洒墨成画。

其实,冬天还隐藏着生命的契机。一切向春的精灵,都会在冬眠的寒床里,酝酿生命的蓬勃,势不可挡的生机,会悄然生长勃发。此时,也许等待就是最好的过冬。

秋落了,冬来了,让经秋的历程成为心灵中美好的回忆,让去冬的陌路旖旎出最美的风景!一路向冬,路尽不就是春的灿烂吗!

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我来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