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闪之念,平浅说教

2016-11-10 16:04 | 文/东湖聚李胤德 | 4929次阅读 | 相关文章

宁波,冷下的天气没有根本上得到缓和。早上依旧是密云布控,九时左右太阳才稍微削薄些云,透出些稀松的淡光。然后呢?然后的然后,还是老样子,空旷灰蒙,寒气横扫,那些偷窗进来的风,仍旧是吻肤赐冷。

清晨,在我似醒非醒的朦胧中,很多闪念在脑髓里喙吸,有关教育,从东方人教育想到西方人教育,还两相比较而想来思去地争论着。

一些闪念认为,东方人,或者干脆说我国,教育保守,传统,直接,甚至到了有些死板,不像西方人,开放,浪漫,无拘,独立,冒险。说,我国的许多儿童,最缺乏想象力,星星就是星星,不会说这是挂在天空中的灯火,一笺指梦的小精灵。因为,我们的教育启蒙就是这样,父母、幼教,指着一个一个的动物,分别教读其物名,让小家伙们一板一眼地认学记读。从而,迫使小家伙们认识了:大象,就是长鼻子的动物,靠鼻子卷食;长颈鹿,就是长脖子的动物,有着雕花的皮毛。狗会狂叫,猪会哼哼,鸡会叫早,诸如此类等等。所以说,我国的儿童,及至成人,对概念认知是没得说的,对模仿的能力也是无可非议的,理解固定、准确,仿样逼真。

这些,大家都很清楚,我们从儿童识读开始,到大学,教的就是一是一,二是二,从不弯文曲字,不会诗人想象。三字经,就是人之初,接着就告诉你人之初“为”,这叫诚实,这叫古训,这叫所谓的古人云;连算术一加一等于二,也绝不松口,这真是难为了陈景润哥德巴赫猜想的苦思冥想了。直白地说,很多时候,我们的教育不会让人去猜,或者很少让人去猜。针对所教的那些陌类物象,绝不会发问,你看这是什么啊?教心是不让你猜的,而是赋你与我教,即便是卖些关子发问了,但到头来,还是会在看到一张张被逼红的脸,忍不住收起关子,直许其详,决不会将此留为作业,非叫你猜出个一二来不可,更不会像哥德巴赫一样,留给我们一个多世纪的众多猜想了。

其实,我们还有一个迁移默化的育人怪象,“宠养”,不敢放手,不让独行,积金存银,一代一代地抱养着。八十岁老太唠叨六十岁的儿子,太正常了。千古以来,看那个老子当过甩手掌柜,而说,从今往后你就一人去长本事,不管挨饥受冻,露宿街头,生死都与我这老子无关。不过,对于当今来说,一方面很多人还是根本做不到,另一方面确实也存在着养老的社会现实难题。而这,对独立创险和坚忍的性格培养确实圈定了限量。

论科学,我们一些人还在拿四大发明沾沾孤傲。现代科学直通车,怎么样啊,谁都揽不住。揽了,你就等着吃苦头吧!所以,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就着急了,紧赶慢赶地赶啊,但一些领域还是走不出思维的围墙,冲不出思维的定势。你刚刚想出个苗头来,十万个理由,又会把你逼回到原来,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些怕试怯为的保守思想。全民创造,全民动手,真的还有些乏力,大多数人生怕掉进坑里被粉碎。马云创意阿里巴巴时,十人就有九人反对,而且一个人还在那里存疑,这就不难理解这些问题了。况且,我们一些人,又缺少当年红军,那股敢为信仰而流血赴死的精神。这里也得指出,笑穷不笑娼的俗风,还是如同寒冬一样渗冷,而社会包容也还缺乏必要的支撑与保障。

很多数据表明,我国在很多科学技术领域还距外人较远,这就不得不说,国人教育的现代版创为,需要与时代合拍。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,坚决拥护我们优良的传统教育,尤其是那些民族魂、英雄气和科学神了,而且还非常赞成这些教育的继续和发扬光大。不过,我们真的需要改造掉那些不好的教育猎围问题。现在,我们有很多学子,走出国门,想着到国外去学想象力,学冒险,学独立思考,但愿洋为中用,让国家早日实现复兴梦想,强国富民。

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我来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