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夭坝村

2017-08-08 08:51 | 文/蔡东武 | 3833次阅读 | 相关文章

苗岭深山,有一个村庄,曾经书写了苗族历史,炊烟绵长,繁华数百年。如今被世人遗忘,回归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”深闺,出落为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……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”的桃花源。

“水心如镜面,千里无纤毫”,是对夭坝村长塘水库的深情描摹。在丹寨县、甚至贵州省,能够从大水塘、水库取水直接饮用,恐怕只有这里。碧绿、清澈是长塘水的精灵。水库周围绝无人烟,清一色的松树林和茂盛野草,天空降雨经过松树、野草过滤后,汩汩汇聚到水库里,氤氲作泉水精华。身影钻进树丛下,到处是灵动的清泉、细流、小瀑布、溶洞水连缀一体,欢快与静谧结合,刚烈与温柔相济。静听,净无泥的松林间,流水婉转、低吟,如恋爱般悄悄地赏心;沉醉,阳光透过妩媚枝叶,与碧波亲吻,恰似情人夜话;一缕仿佛嫦娥衣袖拂动的轻风招摇,微波荡漾,犹如春天麦浪舞蹈,浪漫翩翩,心摇神荡。麻雀、鹦鹉、鹧鸪于树枝间跳跃、嬉戏,在草丛里觅食、求偶;鸳鸯、天鹅、水鸭时而相亲相依,间或掠过水面,钻入水底捉取游鱼,潇洒自由姿态成为装点碧绿衣裙的音符。站立岸边,没有半丝“流泉无情落花去”失落,扑入感悟与领略的是“碧水无声故人来”之韵味。

阳光暖照,和风习习,夭坝带给观光者那一望无际碧绿的惊喜,和目不暇接的生机。山坡上草嫩得欲滴,流向遥远天边;深绿的参天大树,从这山覆盖到那山。碧水、绿树、青草构成天然氧吧,呼吸每一口纯净的空气,心旷神怡。

令你陶醉在自然韵味里的另一倩姿在那边,看——

一棵巨大、青翠,仿佛壮硕美妇的银杏树屹立在田畦旁边,状似扇、形如贝、薄如纸、碧绿如蓝的叶子,在微风中款款招摇;树上挂满了比花生大的青果,仿佛一个个小脑袋,躲藏在树叶间,与来访人捉迷藏;树干、大的枝干上长满了各种形状、大小不等的像妇女乳房一样的奶子(银杏树母性的才结果,雄性的不结果),让仰望者沐浴母性温馨。这棵银杏已经有八百多年树龄,是夭坝的老祖母。

数百年前,夭坝村点缀着几百棵银杏树,将小山村打扮得天堂般。

传说银杏是不开花的。

从前,龙泉山脚下苗寨有位美女,名叫洛容,心灵手巧,会绣花,绣遍天下所有花,唯独没绣过银杏花,因为她没看过银杏花,所以发誓要绣一幅素雅动人的银杏花。一年初春,洛容慕名来到夭坝,心想:树叶都那么地美丽,花朵该有多么漂亮啊!可是为什么总不见花开呢?于是想看银杏开花。当地老人说:“哎呀,你看不到的,我们在这住了几十年都看不到,只看到地上的花瓣。”洛容就在树旁边搭了个小屋,整天把树枝望到,对银杏花产生了无限遐想……花朵形状是不是和叶子一样,像扇子?有没有牡丹那么大?色彩是红色的还是白色或者是黄色……守哇守,守了九九八十一天,花还未开。人们都劝她回去:“春天都过去了,银杏不会开花了,回家去绣别的花罢!”洛容脸色坚定:“银杏会开花的,我好像闻到香叶了。”一晃又是几天。突然有一天,股股淡淡芬芳扑入洛容鼻子,她心神震荡,顺着香味朝上望,开花了!兴奋异常,连忙来画。可惜呀,刚画一半,银杏花就谢了。姑娘伤心地大哭。树开过花了,不会重新开放了。不久,洛容姑娘就忧郁,整天以泪洗面,不久就死在树下,留下一幅未画完的银杏花画面。奇怪的是,就在这一年,寨子上所有银杏树忽然万花竞开,灿烂热烈,芬芳浓郁,香飘满万里。当地人说,是洛容姑娘的死感动了银杏树仙。也有人说,是姑娘的魂进了银杏树,具备了灵性,银杏花就是姑娘花。

母亲孕育出姑娘花,结出人参果。

银杏树给人印象是疏离端庄、明丽俏洁,致使寻常审美志趣得以疏放,普通人感觉中美味滋滋。最著名的当属乾隆皇帝诗:“古柯不计数人围,叶茂枝深绿荫肥。世外沧桑阅如幻,开山大定记依稀。”世界之所以美丽,是缘于幻想人“看山不是山,望水不是水”形而上探问。银杏开启了有缘人灵犀,是村姑美的灵魂。

夭坝美,美在瀑布——

夭坝村西边是摆泥河,北面有岩英河,东南面是龙塘河,四面河岸石崖陡峭,大小瀑布数百条,白水如练,飞挂悬崖。

最调皮的当数老虎冲瀑布。像一条布带,从高达百米的山崖上落下;更恰似青山爷爷的白胡须,又长又白;还像女孩儿的马尾巴辫,直直地垂下来。瀑布从高山上泻下来,激起一片水雾,朦朦胧胧之间,隐约看见青山与绿苔间夹杂着洁白的水练,耳边是那清脆的水流声,“哗啦啦”,“哗啦啦”,好像是水精灵在唱民歌,让闯入仿佛来到了仙境。确确的“夹岸高山,皆生寒树,负势竞上,互相轩邈,争高直指,千百成峰。泉水激石,泠泠作响;好鸟相鸣,嘤嘤成韵。蝉则千啭不穷,猿则百叫无绝。”

瀑布群中,最浪漫的当属情人谷。

情人谷上方,“银河”从九天飞落,它们像长了一双翅膀的小精灵,随风飘飞,漫天浮游,好一派壮丽的景象!水花儿玩累了,便主动打着降落伞飘下来了,落在“琴弦”上,奏出了悦耳动听的乐曲。珍珠像漂浮在声浪中,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活力。游人被那乐声陶醉了,身心化作水珠、雨雾,天醉了,地醉了,水醉了,人醉了,不醉的什么也没有了。

情人谷发源于龙泉山,流经泉山、甲脚、早开、点力、摆泥等村寨,平均海拔在1020至700之间,天然落差330多米。情人谷风景区,岩层断裂褶皱复杂,体现了喀斯特多层次、多类别地貌景观,属于典型喀斯特风光。沿途有四滩九潭二十瀑布,充满着原始、古典、野生情趣。峡谷两岸悬崖绝壁耸立,青的靛青,绿的碧绿;山直耸在江水中,酷似卧饮江水的蛟龙;岩石上下缝隙,生长着枝桠弯曲的杂木,极像巨人身上的粗毛,再涂上一层苍茫暮色,抹起向晚的阴影,阴森恐怖,令人不寒而栗。山崖杂木林内、茂盛草丛中有猕猴、麝香、獭狸、锦鸡、杜鹃、穿山甲生存,每当春夏季节早晚时分,猕猴鸣叫,麝香放香,獭狸捉鱼,锦鸡咕咕,穿山甲出没,整条峡谷朝气蓬勃,生机盎然。

河面几十米宽,有的狭窄,仅几米宽,构成了著名的情人谷瀑布群,从下而由五级瀑布组成,每级平均落差约为十多米,宽约二十多米,最大的落差三十余米,宽五十多米,奔流湍急,恣意纵横,气势磅礴。缕缕水流绝似姑娘长发,飘荡为一首诗。

相传,古时候有一对情侣,男孩是当地一名小伙,女孩夭坝村长塘自然寨大户人家闺秀,他俩一见钟情,可是女方家极力反对。为了自由爱情,格尤、阿娜在这峡谷中唱了三天三夜山歌、情歌,倾诉自己苦恋心情和爱情的不幸,不吃不喝,歌唱入迷,泪水哭干了,最后双双拥抱跳入了大峡谷……后人为了称颂他俩忠贞爱情,将他俩殉情处称做“情人谷”。

情人幽深,树木花草茂盛,谷中溪流潺潺,幽兰芬芳。每年杜鹃开放时刻,从谷传出幽幽情歌声,如泣如诉,如怨如慕。走进情人谷,大自然鬼斧神工造就了奇山秀水,有如百年陈酿,透人心脾,浸入肺腑,回味无穷,让人流连忘返。

夭坝的水,是圣洁的水;夭坝的银杏树,是圣洁的树;夭坝的瀑布,是浪漫的精灵。引领陶醉者一步步踏进人间天堂,一幕幕亮了眼眸,一袭袭染了相思,一帘帘醉了笑颜,一汪汪净了心境,一处处摄了心魂!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天与地灵气的蓄集,让山外眼球领略了世间最美的景致,让追寻原生态感觉一路朝圣,一生膜拜,一片虔诚。

夭坝,是苗岭南部土司治理的摇篮和原始版本,土司文化厚重。

丹寨县志载:元朝至正十三年(1353年),于干坝地设置夭坝长官司,因夭阿路征南有功,朝廷授予他管理其地。从1353年开始,到清末止,共六百多年历史。全盛时期是明洪武十三年(1380年),朝廷设置夭坝蛮夷长官司,由夭阿路管理坝干及巴榔(今都匀市境)等地方土务,范围“上至贵定龙里,下至丹江八寨”(民间语)。

夭坝夭阿路(祖籍广西,出生年月不详),因南征有功,从1353年开始管理夭坝长官司,到明朝建文二年(1400年)去世,前后在政47年,是所有土司中执政时间最长的一位。他兴修水利,修桥补路,修筑绿色围墙,让土著山民安居乐业;倡办私塾,提升教化;制订乡规民约,淳朴了民风,纠正了陋习。构筑起土司文化源头。

夭坝四面环河,地势非常险要。分布着早开、夭坝、冷寨、官家寨、长塘、狗屎寨、小点力等多个自然寨。地势中间高,四围低。干旱年份,缺水成了农民心头大患。1379年7月,夭阿路从南京回返后,正遇大干旱,田野禾苗枯萎,土地开裂。夭阿路站立在长塘寨背后坡上,思考良久,决定在此筑坝蓄水,让早开、夭坝、冷寨、官家寨、长塘五个寨子解决干旱困扰。这一决议得到村民拥护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。夭阿路亲自监工,组织身强力壮男丁从摆泥河、老虎冲抬石块,烧沾土为酱,敷砌堤坝十余米高,一百多米宽。第二年便蓄住了水,成为著名长塘水塘(后经多次修缮,现称长塘水库)。长塘水库两边是青山和树林,零污染,水质十分优良,不仅可供浇灌溉,也可食用,真正功在当代,利传千秋。

原初水塘的修建,结束了苗族人民靠天吃饭历史,碧绿的泉水积聚,将汉族先进农耕文化引入大山,哺育了苗族农业文明,延续、拓展了华夏文明。

由于夭坝地处苗岭深处,山高路险坑深,给行人、经济交流、信息传递等带来了极大困难。夭阿路和世袭子孙们,组织当地大户出资,百姓出力,历时数年,开山砸石,锄头挖,肩膀挑,双手提,修筑了从岩英河往上至点力、到长塘、连夭坝、接早开、过甲脚、跨乌约、经马寨、达八寨的花界路三十余华里和跨河石桥三座,成为古驿道重要枢纽,连通了深山村寨,让百姓加强了联系,便利了经济往来,对苗疆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。

夭阿路有功,曾经两次受朱元璋邀请,居住南京,见过大世面,知道文化的重要。夭坝周围森林密布,土壤肥沃,良田万亩。为了办痒序教化,他大兴私塾。由土司府出面,大户人家出资,设置一定量的良田,作为学田。又发动普通农民开垦荒土,引水造田。出了良田的人家,子女读书不用另外交费。百姓子女,只要献出相应田土或秋后供稻谷,也可上学。本地先生少,夭阿路还请外面有学问的人到夭坝任教,供其食宿奉禄。有几年,他聘请外省汉人到夭坝,传授先进中原文化。三百多年土司治理,夭坝文化人多、文化氛围浓,在丹江、八寨、都匀等广阔地域始终处于领先地位。

几百年前,夭坝几个自然寨周围森林茂盛,古木参天。那时候,猎豺狼虎豹经常闯入寨子,咬杀牲畜,著名的老虎冲,就是以老虎出没取名的。另外,盗匪流窜,危害山民安全。夭阿路利用村寨石头多、植被茂密优势,发动人们于村寨边缘种植阔叶十大功劳、石楠、月季、玫瑰、鸡麻、火棘、构骨、凤尾兰、刺桂、苏铁、慈竹等带刺植物,作为绿色围墙,抵挡各种侵害,取得了良好效果。那些旧迹,已经构成土司文化最原始底蕴。徜徉于村落农舍周围,目睹绿色围墙遗址,沉浸者仿佛成了苗家传人。

夭阿路及子孙土司都到过南京,了解明朝法律内容,根据相关法规,他们和村民共同制订了乡规民约,规范了老百姓言行,淳朴了民风,纠正了陋习——除相关节日外,不得取大随便杀生,如有违背,惩罚是请整个寨子的人们吃饭;偷偷损坏别人庄稼,盗窃他人财物,处罚相应五倍或十倍财产;男女非法淫乱,脖子戴上破草鞋,游遍所有自然寨;不得破坏公共财物,损坏公共设施(如私塾财物、绿色围墙)等,不得损坏驿道,谁损坏了,除了恢复原样外,还须接受惩罚;村民不得私自闹纠纷,一旦产生矛盾,得请寨老共同裁决或请土司断案办理;不能随便散布谣言,扰乱民心,听到异样情况,要报告土司或各堡负责人;如遇外来攻击,须听土司统一号令,共同抵挡外侮……

这些乡规民约是苗岭山区村规民约原初雏形,也是后来部分地方法律依据。它又是一条线,拉近了蛮荒与文明距离。夭坝土司管理数百年,子民和谐相处,居然没有发生内乱,与当地提升教化、纠正陋习、端正言行、淳朴民风息息相关。

如今,这朵朵浪花随着时代河流奔腾,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,她就像村庄古老的花界路,没了旅人行走,让风雨冲刷,被芳草覆盖,被两边树叶遮挡,慢慢遮掩了原初面目。夭坝土司文化是黔东南南部苗族的文化母本,她保持苗族与生俱来的文化原型。文化母本和文化原型中埋藏着这个民族的独特个性、原创力和全部文化基因。夭阿路用嫁接方法,将先进文明引入苗疆,创造的农田灌溉、古驿道、学田制度、绿色围墙及地方法规,夯实了苗族文化根基。这一切构成一条精神脐带,牵系着苗族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

一个成熟、伟大的民族,绝对不是历史虚无的民族,而是一个充满文明、充满理性的民族,一个永远不放弃传统文化的民族,一个不丢失任何历史数据的民族,一个拥有完整记忆的民族。夭坝,是苗族原生态精神家园,是苗族人民感情疏放伊甸园!

夭坝的绿水、青山、大树、瀑布、土司旧迹,是一支自然妙笔,写意着深浅浓淡的画面;她是一位老祖母,看山无言,听水不惊,明眸里散发着淳朴,施放出原生态魅力。相遇是五百年修行的凝聚,思念的波澜柔柔荡漾。有缘邂逅,情深缘深。山不言却生留意,水不语却诉衷情。游子的眼睛再度回眸:夭坝,永远的天生丽质,永远的原生态村姑。

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我来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