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创】池横散文(137----200)骑行头陀岭

2016-09-03 10:31 | 文/- | 3832次阅读 | 相关文章

时光接近深秋,黄叶洒落一地,黄色的阳光已经藏不住天空的巨热,稍有点冷气就有凉爽的风从森林里穿出来,我独自蹬车上头陀岭山岭。大山的绿色被乏倦的夕阳洒的红红的,森林绿叶不时吸走我身体散发的汗液味。扩散凉气卷着阴冷的风送给我,又却被夕照抢先领走。我看不见黄昏留下的黑暗,吃力的爬着山坡。头陀岭上山的荒野处处可见,我在夕阳下面不停的收割东奔西跑的孤独,我的汗水深深的滴在它的身上。

在夜晚黑暗没有来访之前,我要爬完长几公里的头陀岭坡道,头陀岭的名气很大,属钟山景区第二峰,阡陌纵横,山峰险峻,居高处能饱览湖光山色。一些肥壮的鸟在枝尖上逗留,放唱不同的歌,敲响灰白色巨石壁立,欢跳声在坡道长度与海跋425米高度之间调剂。爱好骑行的骑客要想远离家乡蹬车去拉萨,非得把它当作必修课,用心学习,接受拼搏老师的教育。

鸟的歌声一路陪着我,我拥抱过无数鸟欢跳声,刷过无数粗细的树木,过路的风景如音乐一般陪着我。它们满心欢乐,浑然不知我来拜访的目地,虽然它们躲着我喘息的声音,但晚风任性仍传给它们。黑沉沉的云在空旷的西方展开,拉出夜晚垂帘边缘,天空升起黄昏云朵,留着静谧的阴影,它的辙痕刻录在海跋425米高度西边版图上。我拚命加速,坡道一直弯曲向上,一道道流动风光,躲在黑色云雾的里面,奉送给蹬车的勇士。在林子里,我看不见黄昏留下的黑暗,它们忠诚提供宽广,温和,自由给我。肥沃的森林,暮色涂满山顶,凉风忽起忽落,山岭惆怅的幽静悄悄被车轮碾碎,像巨人一样山岭,依然敞开它的胸怀让你自由停驻。我知道爬坡得满分时,才能到山顶俯瞰南京山川,看窗外的世界,红墙绿树,亭台楼榭,让你尽收眼底。

我拥有车轮操作的力量,发力投入黑暗之中,默默的唱着胜利歌曲,用心动力消灭一个弯口,一个坡道,一个斜坡,数子填满我的心肺。我的灵魂是不想与生命分开,那种傻劲忘记自己的年龄,像用馈赠品的心态饮尽苦涩。许多闲暇游伴客总跑在我的前面,如果我不想看他们痛苦蹬山的腿,我的车轮非得快转。我像漂泊在露天下的溪流,傻傻的有一股热爱生命的韧劲,莫谈耳边微语冷漠,歌声飞走,变成梦的飞翅。黑暗在我头顶覆盖,零碎的星光闪烁耀眼的光芒,黄昏又将山河色彩抹成我熟悉的画面,围着我腾飞的眼神展现。我不知用了多少时间,我的心终于停在不可移动的头陀岭山岭上,我的视线带入万物,歌声将在我活泼的心脏里歌唱。

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我来评论